每年春节

2017-01-19 09:53

肖文的每一份工作,都没能超过一年时光。“不想被其余人管,自己又好耍,那个时候也小,不懂。”他说。每年春节,他回到老家后,总会暗暗起誓,明年必定好好工作挣钱,但来年又像往年一样,周而复始。“哪个不想好好工作挣钱?但我就是做不到。”

懦弱少年

2015年,肖文曾有过一次偷盗的阅历。他套出了一名共事的银行卡密码,并从银行卡中取了2万多元出来,肖文也因而被判刑一年,因为取得对方体谅且犯案时未满18岁,他的刑期在监外履行。“他不得了的样子,到处夸耀自己好有钱,嘲笑咱们这些没得钱的人。”肖文说,这位同事之前没钱的时候,本人还曾屡次请对方吃饭,没想到后来竟受到对方的讥笑,“我看不惯,所以偷了他的钱。”

放工后的生涯,在肖文看来也很“无聊”。“没得啥子朋友,也没得人和我耍,下班后就是买点菜做饭,吃了饭而后看电视,睡觉。”肖文说,固然换了多个工作,但那些人都只能算“同事”,不一个聊得来的,“他们也不喜欢跟我聊。”

受嘲笑后报复,偷对方钱被判刑

在老乡刘强的眼中,“他有点多动症的感到,爱好在网上找人聊天,特殊是在女生眼前,一下子就很活泼,但平时又没得啥友人,接洽的基础都是老乡。”